Incubus

小姐要常回来看看啊

秉着不怕死的精神
我兴致勃勃的去私信两位先生了
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快跑【再不跑就要丢死人了】

把横滨f4都捏出来了!
然而如果我不这么说就没人会知道最后的是芥川【土遁】我要不不打芥川的tag了【逃跑】
还有我不知道怎么保存只能截图了

Day-2
我不知道
也许我早已被药物填满
之所以活到现在
大概就和上了发条的玩具一个原理
是药物在运作
不是我

p2阳炎海报(遥)
希望我难看的画不要让人讨厌了…

首先感谢离光大大的授权[ @陆离光ex ]
毁了大大的画又是一说了[@的手微微颤抖,毕竟偷懒严重]
就是毫无自己思想的画下来了,毕竟自己能力还是不过,练的也太少
p2才是自己构思,然后 ,然后因为不会画画变成了数学题草稿[数学不好的]一样的画风
以后多练练,能画还一点了应该会重新画,把自己的脑洞真实展现出来ww

【斜阳】

-第一次写文
-文笔差【小p孩写法】
-懒得要死
-那个如果有错别字请私信可以吗ww【有bug也是】
-肯定bug多
总之这里是Incubus
一只有时候会写写东西,明明写的不好却依然不要脸的发出来给大家看的家伙

一个人的日记中大概藏着过去的自己
泛着蔫黄,卷着页脚,记录着少女日常
我清晰记得里面曾记载了一个夕阳西下的日子,一对青涩的少男少女烧红了脸
只知道那时他们仍懵懂,不知心中情意如何

今天,萍来找我了,也带来了上次带走的书,其中多了一本《少年维特的烦恼·亲和力》。他说是借给我看的,我也并未在意,以为是他自己买的书,看过了顺便借给我看。而后,我们谈了些有关找工作的事,无端添了些许无奈的气氛。他起身说要走,我便紧跟他出了门。

找到门口,他突然站住了,风吹着他的衣摆微微飞扬,少年回过头来,他说如果有工作的消息别忘了告诉他,说到一半却微张着嘴呆在原地,不知怎么说到了写信上,向我问起了我家门牌号码。我却不知怎么扯到了我家不好收信,最好不写算了,无端的心慌让我将视线移到别处。

他又提出要我和他到外面走走,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摇了头,我不知道,我只是觉得两人出门后若是无话可说,可不是太尴尬。此时,我才发觉萍今天有些怪异。他像是无所谓的一笑,说着有几次自己想来找我出去玩却觉得没什么事还是放弃了。或许是出于敏感,心霎时怦怦跳得直叫人害怕,只感觉脸在发烫。那是下午五六点左右,西下的斜阳正照在我们所站的地方,太阳照着让人有些心慌,恍惚中,我听见萍轻声说:“今天的太阳真大,把你的脸都晒红了。”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发烫的脸,“是吧。”

一下子安静了,我清楚得听到了萍的呼吸声,我把目光放在树投下的影子上,等着谁先打破着尴尬。“外面太阳大,你快进去吧,我走了。”我长出一口气,没有再跟上去,站在原地看着他一次次回头,最后消失在拐角的身影。我告诉自己这只是在胡思乱想,人家没别的意思。

可后来看《少年维特的烦恼·亲和力》时,却发现里面一封小小的信。。

不知多久后一次休息,我在早晨暖烘烘的被子里醒来,无法再入睡,脑中突然出现了那个少年。

那个下午,那个也值深秋却依然阳光明媚的下午,带着阳光一样灿烂的笑脸的他走了过来,等我察觉男孩今天有些异样时,我已惊慌失措的拒绝了他。

又是深秋,寒寒的秋意让人瑟瑟的冷,往昔男孩的笑脸和那份纷乱的心情重复眼前,让我有了稍稍的暖意。毫无音信的感觉真不好受。你过得好吗?男孩,想我了吗?笑脸还是那么灿烂吗?远方有一个女孩此刻又莫名的想起了你,你知道吗?/我伤害了你吗?

圆珠笔墨香还滞留在纸上
那日斜阳却已落下
也曾想回头寻找来时的路
或漫步街头
莫非我已错 宁愿再错过
不理为何